主页 > A点生活 >报导》11月欧美童书艺文短讯 >

  • 报导》11月欧美童书艺文短讯


    2020-07-11


    报导》11月欧美童书艺文短讯


    美国邮政署于10月发行4款「永恆」系列邮票,採用以撒.杰克.济慈(Ezra Jack Keats)的名作《下雪天》(The Snowy Day)故事里的小男孩彼得为主角。这部1962年出版的图画书具有跨时代的意义,因为它是美国全彩印刷的图画书中,首次出现黑人小孩的作品。本书出版隔年,马丁.路德.金发表了「我有一个梦」的演说,《下雪天》也赢得凯迪克奖的殊荣。
    《下雪天》的情节相当单纯,描绘彼得外出玩雪的愉快情景,但主角的肤色与族裔设定让这本书意义非凡。55年后,即便在童书里,棕色皮肤的孩子仍然占极少数。彼得象徵着珍视不同族裔孩子生命经验的梦想,而这个系列邮票的发行,提醒我们不要忘却这个梦想。




    童书作家李奥尼(右,图片取自wiki)笔下的小老鼠Frederick半世纪来普受全世界读者喜爱。

    为庆祝李欧.李奥尼(Leo Lionni)的图画书经典《田鼠阿佛》(Frederick)发行50周年,蓝灯书屋童书部9月起推出持续一整年的相关庆祝活动,欢庆这只身型虽小、思绪却充满诗意的小老鼠与世界的奇妙缘分。除发行50周年纪念特别精装版,也以平装大开本的形式,发行李奥尼3本最受欢迎的作品《田鼠阿佛》、《小黑鱼》及《阿力和发条老鼠》。同时,也将首度以平装本发行李奥尼另一本凯迪克得奖作《一吋虫》。
    这项行销计画将从不同的通路延展,包括在图书馆员与教师的各项研讨会上展售、针对学龄前与小学老师特别介绍,以及寄送周年纪念版作品给种子图书馆员与教师等。
    《田鼠阿佛》的故事历久弥新。其他田鼠蒐集食物以便活下去,阿佛却收集文字与意象,帮助他的家人朋友们度过漫长的心灵寒冬。艺术家的存在永远具有重大的意义,这样的意涵至关重要,一代接一代的读者可以慢慢咀嚼体会。




    1971年《查理与巧克力工厂》改编电影剧照。

    英国儿童文学家罗德.达尔(Roald Dahl)的遗孀在接受BBC专访时表示:《查理与巧克力工厂》的故事主角查理.巴克,原本的设定是一名黑人小男孩。达尔太太和达尔传记的撰写者唐纳.史德拉克(Donald Sturrock)指称,原本达尔把故事名称定为《查理的巧克力男孩》,故事内容也与后来出版的版本有别,因为经纪人认为故事主角不该设定为黑人。
    据说,在最初的故事版本中,除了主角查理是黑人以外,其他所有的角色全是白人。查理最后参观到复活节房间,那里有各式各样实物大的糖果模具,其中一个恰巧製成巧克力男孩的模样。完全被吸引的查理,在巧克力工厂主人威利.旺卡帮忙下,试着走进模具里头。后来旺卡因为什幺事情分了心,模具关闭后,巧克力流满查理全身。等巧克力硬掉后,查理感觉非常害怕,因为他被困住了,虽然还活着,却没人看见他,也没人听得见他的声音。巧克力男孩查理被带到旺卡先生家,等着第二天早上送给旺卡先生的儿子吃……
    以源源不绝的创造力闻名的达尔受到全世界读者的喜爱,然而间或传出负评,大多在于达尔是否带有种族歧视与偏见。研究达尔的学者认为,巧克力男孩形状的模具,正是种族刻板印象的绝佳譬喻。在20世纪初期,不论英美的巧克力市场交易,都与帝国幻想和消费有关,达尔这个黑人小男孩被困在巧克力模具里的意象值得关切。人们看不见黑人小男孩查理,也听不见他的声音,或许,身处那个时代的达尔心里也时常交战。身为挪威移民后裔的达尔,时常在寄宿学校受到同侪欺侮。达尔应该十分明白身为外来者,被压榨强迫成为英国人,是何等恐怖的重压。

    近期有两部童书小说,都以经典原着为基石,演绎出不同的变奏。
    《卡洛琳:重访小屋》(Coraline: Little House, Revisited)改写萝拉.英格斯‧.怀德的《大草原上的小木屋》(Little House on the Prairie)系列,以原着里的「妈妈」卡洛琳.英格斯做为故事主角,描写她安静坚毅的生活。儘管从原着小说发想,作者莎拉.米勒(Sarah Miller)笔下的小说风情与原着风格差异颇大,小木屋系列节制静谧的氛围似乎不见了,加入了更多角色内在心理与周边景物的描写。

    另一部小说《另一个奥尔柯特》(The Other Alcott)是从1868年的名着《小妇人》(Little Women)演化而来。《小妇人》曾启发不同世代的文学女性,从西蒙.波娃、葛楚.史坦到乔伊斯.卡萝.欧兹皆然。《另一个奥尔柯特》书里的主角梅.奥尔柯特,是原着作者露意莎.奥尔柯特(Louisa Alcott)的妹妹。
    梅在《小妇人》里的分身是满头金色鬈髮,一心想当画家的艾美。在《另一个奥尔柯特》中,梅实践了她的艺术梦,一路旅行到波士顿、伦敦和巴黎去学习绘画。她的冒险,描摹出18世纪晚期女性艺术家逐梦的无畏历程,也是后世鲜少着墨的时代切片。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